不少人都記得那個著名的段子:文采出眾的錢鐘書先生,高考數學卻考了零分。於是,數學與文學,在多數人眼中是兩門毫不搭調的學科。然而,蔡天新卻將浙江大學數學系教授與詩人這兩個身份集於一身。日前,他來到鄭州,於城市之光書店和數百名閱讀愛好者及鄭州大學學子們,一起分享了自己帶著“數字與玫瑰”去旅行的人生故事。□東方今報記者 毛韶華/文 李楊/圖
  【名片】蔡天新:1963年出生,15歲考入山東大學,24歲獲博士學位,31歲任教授,33歲成為“東方之子”。詩人、隨筆和游記作家, 現為浙江大學數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文學作品有詩《夢想活在世上》、《漫游》,隨筆集《在耳朵的懸崖上》、《難以企及的人物》,旅行記《南方的博爾赫斯》、《與伊麗莎白同行》,數學三部曲《數字與玫瑰》。2013年獲得黎巴嫩Naji Naaman詩歌獎。
  【說淵源】他的名字,咱的詩句
  懂數學、有詩意、愛旅行,蔡天新明顯是位情商極高之人。來河南開講,不等記者發問,他就主動坦白自己與這片土地的淵源。“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念出杜甫《麗人行》中的名句後,蔡天新透露,“我的名字就來自這位河南大詩人的筆下啊!儘管他是位憂國憂民的詩人,可偶爾也有明麗的詩句。”身為數學系教授,蔡天新對河南這片土地上偉大的數學家同樣瞭如指掌。他提到秦九韶這位南宋的數學家。“雖然他出生在四川,可他的祖籍卻是河南範縣。”蔡天新介紹,秦九韶的著作《數書九章》中的大衍求一術(也就是現在所稱的中國剩餘定理)、三斜求積術和秦九韶算法(高次方程正根的數值求法)都是有世界意義的重要貢獻。“如今天氣預報中測算平均降水量的方法也是由他當時定的算法,這是全世界出現最早的計算方法。”蔡天新說,由於秦九韶身為官員在當時有一定的爭議,所以如今的河南人並不熟悉他。“但這並不影響他仍是中國曆史上最偉大的數學家這一事實。”
  【談契機】數學與詩,要走出去
  既然是帶著“數字與玫瑰”來鄭州旅行,蔡天新當然也要向鄭州讀者透露自己與這件事兒是怎麼打上交道的。蔡天新回憶,第一次為自己打開世界之門的事件是尼克鬆訪華。“由於對他乘坐的飛機降落事件比較好奇,年少的我自己繪製了尼克鬆訪華的行程地圖。”而選擇數學作為自己的專業,則是因為蔡天新看了作家徐遲筆下那部著名的報告文學《哥德巴赫猜想》。在蔡天新的理解中,學好數學不是坐在房間里就能完成的事情,而是要走遍世界。“一個數學家要與其他地方的數學研究愛好者有交流,才會有發展。相互之間的游歷和碰撞,會為數學研究形成良性循環。”身為國內一流高等院校浙江大學數學系的教授,蔡天新坦承,數學是只能解決溫飽問題的學科。“金融等熱門學科有‘錢’途,但如果你想看世界的話,學數學是最好的途徑!”接著,他“賣萌”般在熒屏上打出一行字:“想聽我朗誦一首詩嗎?”在大家的掌聲中,蔡天新用法語朗誦了自己的代表作《疑問》。說到數學與詩歌的關係時,蔡天新表示:“這兩者都是人類最自由的智力活動。數學家的工作是發現,而詩人的工作是創造!”
  【聊跨界】萬物相似,簡單清晰
  一般意義上,多數人都會將數學理解為理性的學科,而詩歌則是感性的。毋庸置疑,蔡天新將其集於一身,絕對是一位跨界大師。他是怎樣實現跨界的呢?普通人又該如何借鑒?在蔡天新看來,其實是大家將這些事情看得複雜了,“只要理清線索,找到事物之間的相似性,一切都會變得簡單明晰。”在講座現場,除了闡述自己所理解的數學與詩歌、物理學與小說、天文學與戲劇、計算機與散文、化學與報告文學、生物學與雜文之間的跨界關係外,他還邀請大家一起“玩”了把關於相似性的判斷。將“野獸、狐狸、獵物、家畜、愛畜、害畜”與“朋友、鄰居、罪犯、敵人、陌生人、伙伴”這兩組看似毫不沾邊的詞做了個“連連看”後,現場不少讀者笑稱:“換個視角看世界,就如同打通了任督二脈啊!”
  【大咖評】能有此君,教育幸事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是中國文人數千年來的理想生活,蔡天新是身體力行地實現了這句話的意義。而專程來捧場的原鄭州大學校長、數學系博士生導師曹策問也欣喜地告訴今報記者,看到蔡天新就令他想起同樣在化學與文學領域跨界的精英人才葉永烈:“涌現這樣的魅力之人,是中國教育的一大幸事!”曹策問認為,蔡天新的跨界其實是有經歷、有眼光、有思想後,迸發的創作原動力。“這些正是我們的大學教育里最缺失的東西。”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蔡天新 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像一束子彈穿過暗夜的牆)
創作者介紹

1702

pe61peph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